木笔

やればデキる子、誉めて伸びる子。

写东西的,基本属于文渣。

不定期删东西。

爱又怀念

-02
-接着昨天的
-日期还是随便编的
-ooc瞩目
-占tag致歉

五月九日 阴

倒是不用每周再去一次医院了,省心又省力。上次的梦没有再做,就当成因为疏于管理而突然跑入梦境的记忆吧。

理论上来说,人老了睡眠时间会变短。不过,对我来说并不太适用。因为今天一睁眼,八点三十一分,跟昨天差不多。不过没什么影响,我无事可干。

简单的洗漱后,打开昨天山本快递来的寿司作为早餐。他本来说要自己送来的。因为要陪孙子出去就放弃了。抱歉的卡片也写得歪歪扭扭的,大概是急着出去。回想起来,十代目也好,山本也好,大家都在过着充实而快乐的退休生活啊。

我?我不太一样。我独居,没有伴侣和子女。充实谈不上,悠闲倒是真的。...

2018-08-11

爱又怀念

-01
-第一视角
-老年注意
-怀念向
-不是狱春
-非日记体的四不像
-日期随便写的
-文笔辣鸡,自说胡话,ooc且难吃。
-极其主观
-我流狱寺&小春&大家
-一个复健写作的辣鸡。
-后续随缘
-占tag致歉

四月三十日 晴

旧伤复发,去医院例行复查。说是恢复得差不多了。但这不过是医生的惯常安慰,不痛不痒,避重就轻。有点儿想念夏马尔那个混蛋啊。

前几周一直在下雨,关节处总隐隐作痛,裹着棉被要好一阵子才能缓过来,真的是不服老不行了。前几天还跟山本打赌,就是现在我也能继续战斗,随手拿起他家的棒球棍挥了一下,结果转头把腰扭了。我拒绝了山本送我去医院的好意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那以后,逃避的方法越来越笨拙...

2018-08-10

No Control

-写着为自己开心的脑洞
-ooc瞩目
-白正【大概】
-我流白兰&正一
-01-03的「」均非原创,来自各种作家。
-问答
-一个复健写作的辣鸡
-占tag致歉

00
「爱情无法量化,更无法控制。」

01
「追求得到之日及其终止之时,寻觅的过程亦即失去的过程。」

白:我对他的误解似乎很多,误解产生幻想,幻想产生美。假设我沉溺与寻找美,钻入其中,是否会撞进黑暗而无止境的思路。我不追求是否能不走向真实,是否能假装视而不见,是否……能信任他。

正:他公开表达出的情感,配合完美的微笑。一些虚假的、带着做戏与卖弄的东西在目不所及之处滋生。他不信任每个人又信任每个人,信任只是他随手把玩的东...

2018-05-27

不须归【极化安定相关】

- 刀剑乱舞同人
- 发夹设定参考花丸
- ooc瞩目,无比短小。
- 女审,非乙女向。
- 小学生文笔,安定厨请不要点进来看。
- 我流安定,私设如山
- 自家本丸,第三人称,可能人称混乱。

00

    历史不可逆转,记忆无法磨灭。

   “你从那些困境之眼中看到真相了吗?”

01

      公元2207年五月二十七日,某个本丸的清晨。距离大和守安定修行归来还有两小时三十七分。

      烛台切和长谷部忙着做早...

2018-05-12


To 《与你于我》

#个人理解而已#

“到底谁才是谁的救赎?”

诚然,白兰得不到救赎,他的救赎已死。千万次地高估了人类的感情,小心翼翼地算计着,以为正一不会背叛,而终究两人理念背道而驰,正一选择了背叛。于他而言,他是痛苦,是万恶之源。是他千百次挣扎的开始。

一号呢,是正一的克隆体,有血有肉,亦生出了心,努力去靠近他的主人。终于能达到主人满意的程度时,主人死了,甚至由他亲自动手。克隆体是如此相似又是如此不同。一号有他自己的思想,是真真正正的人了。喜欢和依恋尚未说出口,却要在阳光下迎接主人的死亡,他救不了他,也没能力救他,能做的只有完成任务而已。正一的新生,是他的地狱。
地狱里,没有救赎。...

2018-04-15

邪剑仙为什么很厉害——自己的脑洞系列

#深夜瞎想系列#
#为自己开心#

邪剑仙最初起源于蜀山五位长老的邪念

之后吸收了长卿的嫉妒等等

被放出来以后更是吸收世间所有邪念

六界之内哪怕是仙鬼妖魔自身能力都是有个极限的

而邪念却是六界之内的生灵都会产生的

每秒钟世间都会产生邪念

而邪念往往会扩大
所以他愈来愈强

但是景天能打败他
正是因为
邪念来源于人性的弱点
虽强大无比却也脆弱无比

景天能攻破邪剑仙
正是因为他有很多的正面意念在内
蜀山长老希望天下太平的愿望
紫萱希望为长卿的“死”寻得结果和作为大地之母的觉悟
雪见对爱人的坚信
龙葵为哥哥再跳铸剑炉的勇气与决心
长卿的努力等等
以及景天对他们的信心所产生的勇气
都是打败他的理由

正所谓游戏也...

2018-02-13

【随言】关于分离的态度(适用范围狭窄/个人主观看法)

·不是什么值得看的东西

·仅为个人记事

·不会出现故事类剧情,最多就是自己的看法

大概是我这人平时在人前表现得比较温和【?】所以很多事情还由不得我先做出选择,就被主观臆断是适合我的。

聊天也好,道歉也好,我好像都是以似乎就是一个应该【我说着你就必须听着,我道歉你就必须接受】的样子存在的,反驳毫无用处。虽然当一个倾听者是最保守的选择,可是连给出相对合理的话的余地都没有,那又有什么必要来找我。

我不是不能认同你的观点,是你无法接受别人任何评论亦或是提醒的态度,令人疏远。有时候,并不是你觉得你都做到你认为足够的份上,就能够被原谅。沟通作为载体是必要...

2016-05-03
1 / 2

© 木笔 | Powered by LOFTER